您好!欢迎光临万搏体育!
万搏体育
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隔振资讯 >

采矿证到期 黑龙江石墨上演“稀土式争夺战”

作者:万搏体育 来源:本站原创 日期:2021-03-01 23:21 点击: 

  石墨似乎是在瞬间“火”起来的。从2010年末开始至今,国内石墨精粉价格已经翻了近3番。随着价格的攀升,石墨从铅笔芯到核反应堆的广泛应用也逐渐被人们所认识。随着国家新能源、新材料政策的逐步完善,石墨被市场人士视为即将步稀土后尘,成为国家战略资源。

  按照目前探明的储量,中国占有全世界石墨储量的70%,同时也占据世界石墨贸易总量的70%,但中国在世界石墨产业链上处于初级的原料加工阶段,大量高附加值的石墨产品依然依赖进口,这让很多人将石墨看做下一个稀土。

  但记者调查发现,市、县级政府的发展热情要远大于省级管理部门,加上石墨的重要性尚未上升到国家层面,石墨恐怕短期内难以获得如稀土一样的价值提升。

  今年1月,上市公司中国宝安公司透露消息称,下属的贝特瑞石墨产业园有限公司获得了鸡西的石墨矿开采权,从而引发了其股价的暴涨,但很快,消息被证实有误,贝特瑞只是获得了当地政府配置资源的承诺,并不意味着直接获取矿山。深交所也因此对公司营运总裁贺德华、董秘娄兵及中国宝安公司三方面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6月14日记者就此事咨询鸡西市工信委,鸡西市工信委和国土局的相关人士也对《中国经营报》记者澄清了相关问题,中国宝安并不拥有石墨矿的开采权。“这里面有两个理解,企业的理解是直接获取矿山,但地方政府的理解是提供原材料,两者之间差别很大。”

  所谓的提供原料,是采用深加工企业与采选企业结成对子,后者保证前者的原材料供应,政府起牵线搭桥的作用,不会用行政手段干预双方的企业行为。当地官员告诉记者,现在尚未有正式签订协议的,但初步的意向已经有一些,比如北汽集团可能会与当地最大的柳毛石墨资源有限公司进行合作,后者供应前者每年10万至15万吨的石墨精粉。

  但不可否认的是,很多投资商之所以到鸡西进行石墨深加工投资,看好的就是其资源,目标就是矿山,而非与当地企业“联姻”。

  鸡西浩市新能源材料有限公司销售经理辛友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后期的项目还没有完工,目前该公司还处于来料加工阶段,原材料由青岛的公司购买然后运至鸡西提纯,之后再运回青岛进行深加工。

  原材料的有效供应问题一直是浩市、贝特瑞等企业的忧心事,辛友刚说,现在鸡西的石墨产量明显供不应求,当地政府虽然已经在限制原料的外流,但总的出产量在减少。

  “如果只是配原材料,我们与供应商的博弈中会处于不利地位,它们都是民营企业,不受政府的完全控制。”辛友刚告诉记者,浩市公司曾经接触过一家采选企业,但对方狮子大开口,要价太离谱,谈判未能进行。

  据悉,北汽、浩市、贝特瑞等规模较大的企业在与鸡西市政府签项目协议时都提出过要求获得矿山,并表示,如果得不到矿山,其生产经营将受到影响。

  此外,记者发现,在此轮招商引资活动中,很多企业同时选择在鸡西和鹤岗萝北进行投资,如中国宝安下属的贝特瑞公司、奥宇石墨集团等,此举被视为企业谋求原材料的稳定供应。

  鸡西市总共有32家石墨矿采选企业,拥有24张采矿证,而记者了解到,这24家中的21家采矿证已经到期,目前只剩下3家在生产。当地企业界人士普遍认为,已经到期的21张采矿证是否能延续下去,直接关系到鸡西石墨矿整合的方向。

  “我们在探索新的矿权流转模式,也可能会借鉴别人的成功经验。”6月15日鸡西市工信委副主任张英文针对外来企业与采矿权之间的矛盾对记者表示,抛开新旧企业合作,鸡西目前面临的迫切问题是如何重新分配现有的采矿权,达到资源整合的目的。

  而张英文所说的借鉴经验,实际上是鹤岗市萝北县的做法,即将境内的石墨矿采矿证集中到由政府控制的股份公司手中,既实现了做大做强的目标,也保证了地方政府对国家资源的掌控。

  据记者了解,从上世纪90年代招商引资开始,萝北县就定下了“石墨矿山的开采权必须由政府控制”的原则。目前,萝北县的采矿权统一由萝北“云山石墨采矿有限责任公司”负责管理,该公司是由各石墨选矿企业入股组建的股份公司。

  但现在,这种地方政府绝对控制采矿证的模式似乎也在受到挑战,中国宝安旗下的贝特瑞公司不仅仅入驻了鸡西,而且在萝北也有投资项目。今年初发生的中国宝安虚假消息事件涉及的石墨矿山就涉及鸡西和萝北两个地区。

  虽然两地官方的态度都否认即将给外来深加工企业配置矿山,但记者从两地的相关人士都得到了这样的暗示:规定不是一成不变的。

  目前,鸡西32家采选企业中已经没有国有企业,如果效仿鹤岗的模式,就必须重新组建新的采矿企业,而依据黑龙江省对石墨产业发展的要求,将不再给单纯的采选企业批采矿证,当地政府如果重新组建一个深加工企业,难度非常大。

  根据2009年颁布的《黑龙江省新材料产业发展规划》,鸡西和萝北被视为石墨材料产业群的主体,提出要整合资源,提高行业准入标准,到2015年形成年产石墨材料60万吨能力,其中精深加工达到70%以上,石墨材料产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0亿元。

  但实际上,2010年萝北和鸡西的石墨精粉产量之和就已经接近50万吨,不仅大大超过了“十一五”末黑龙江省定下的石墨矿物量22万吨的指标,也透支了未来5年的发展空间。

  据悉,目前,《黑龙江省鸡西市石墨产业发展规划》和《鹤岗市石墨产业“十二五”发展规划》都已经编制完成,石墨深加工都是发展的主体,石墨产量也都成倍增长,如鸡西就提出未来五年的指标是每年40万吨矿物量。公开的资料显示,目前全世界的石墨产量在200万吨左右,鸡西市的发展规划中预测2015年国内的晶质石墨的需求量将达到95万吨,2020年将达到125万吨。

  市场人士指出,石墨的广泛应用已经得到了世界的认可,但需求量是不是会获得爆炸式的增长,目前还看不出来。

  实际上,虽然鸡西和萝北两地政府对石墨投资的热情高涨,但黑龙江省方面对此相对冷静,省发改委一位匿名人士告诉记者,无论是发改委还是国土资源厅,对石墨产业的爆炸式发展还是持审慎态度,至今没有拿出专门的规划,对下级政府上报的规划也没有进行批复。

  “我们上报的每年40万吨矿物量,省里可能还是觉得多了,最近也是经常来视察调研,问我们要这么多的指标做什么用,是否有这么大的需求量?”鸡西市工信委新材料科副科长王丽波向记者表示。

  “去年以来石墨价格的飙升,很多人都红了眼,希望抓住机会大力发展地方经济,但市场变化多端,盲目地扩大产能,很容易过剩。”上述匿名人士表示,黑龙江省“十二五”期间的石墨矿物量指标还没确定,如果没有监督措施,地方政府也不会自觉遵守。

  以前石墨行业长期不景气,石墨价格一直在低价徘徊,低价出口。从2010年末开始,石墨价格强劲上扬,含碳98%以上的石墨初级产品的价格从每吨2500元上涨至每吨5000元,目前,价格达到了每吨6000元左右。

  “石墨市场表现的变化更多与宏观经济环境以及下游需求市场的波动有关,从市场运行情况观察,短期内下游应用技术进步难以达到跨越式的发展,密集政策出台的可能性较小。”中投顾问冶金行业研究员安海轩对记者说。

  用于生产碳素电极,电极碳棒,电池,制成的石墨乳可用作电视机显像管涂料,制成的碳素制品可用于发电机、电动机、通讯器材等诸多方面。

  可做火箭发动机尾喷管喉衬,火箭,导弹的隔热、耐热材料以及人造卫星上的无线电连接信号和导电结构材料。

  玻璃和造纸的磨光剂和防锈剂,制造铅笔、墨汁、黑漆、油墨和人造金刚石的原料。

万搏体育

Top